搜航网
综合运价指数 1703
船公司 79 家
港口 7747 个
运价 185765 条
首页 > 物流资讯 > 若不能达成和解协议,FESCO或许会走上破产清算之路!

若不能达成和解协议,FESCO或许会走上破产清算之路!

2017-04-10 17:37:00 船公司 远东航运

去年,航运业30年来最大的破产案打了全球货主一个措手不及,此后的航运业草木皆兵,船公司的财务稳定性成为货主们考虑的重要因素。近日,又一家航运企业因财务问题受到了空前关注。



2016年下半年以来,俄罗斯最大的航运公司远东航运公司(FESCO)与债权人关系陷入危机,甚至几经对簿公堂,而这所有矛盾的根源就在于债券欠偿。


船公司的债


此番FESCO的财务危机还要从2013年说起。2013年,FESCO发行了价值约50亿卢布的卢布债券,和总价值6.55亿美元的欧元债券。当时,俄罗斯第七大资产管理公司——Kapital,购买了FESCO 3.066亿卢布的卢布债券。此后几年,FESCO的业绩情况一直不理想。


2013年,FESCO收入11.40亿美元,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1.94亿美元。同年,首席执行官Konstantin Sokolov和首席财务官Victor Belyakov上任。2014年,受汇率和铁路运输市场疲软影响,FESCO收入和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下滑,其中收入较上年同期下滑1.9%,跌至11.18亿美元,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较上年同期下滑8.5%,跌至1.77亿美元。2015年,FESCO业绩受经济负增长、运量下降等因素影响,收入同比大跌38.5%,至6.88亿美元,折旧摊销前利润为1.88亿美元,总负债9.10亿美元,其中1.37亿美元的债务需要在2016年内偿还。


2016年全年业绩虽未公布,但从已公布的前三季度数据来看,FESCO的收入和利润下滑的形势未有好转。2016年前三季度,FESCO收入下滑超过27%,从2015年同期的5.435亿美元跌至3.946亿美元;利润下滑超过27.8%,从上年同期的8850万美元跌至6390万美元。对此,FESCO表示,他们将通过专注于发展其核心业务、提高运营效率、降低成本来应对疲软的市场。


尽管FESCO2016年10月和11月的业绩有点起色,但仍算不得理想。2016年前11个月,FESCO收入同比下滑23.3%,跌至5.01亿美元;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下滑20.8%,跌至8330万美元;货量29.75万TEU,下滑5.4%。


连续几年的业绩下滑使FESCO的财务危机愈演愈烈。2016年5月FESCO的一纸公告,成为此后债权人与股东间一系列交锋的导火索。


2016年5月4日,FESCO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公司做出符合所有利益相关者利益的决定,2016年5月4日不支付2018年到期的欧元债券8%的票息,和2020年到期的欧元债券8.75%的票息。2016年11月,FESCO再次推迟偿还价值分别为5.50亿美元和3.25亿美元的欧元债券。


除了拖欠支付欧元债券的票息,FESCO还拖欠偿还卢布债券系列BO-01和BO-02的21.3亿卢布的债务。2016年6月1日,FESCO宣布在2016年6月6日债券持有人会议投票结果出来之前,不支付卢布债券系列BO-02的任何票息和分期付款,并建议债券持有人将20%的分期付款推迟6个月,推迟至2016年11月29日,并建议他们考虑放弃3个月的提前赎回债券权。FESCO建议卢布债券持有人允许其继续进行资本结构的战略分析,通过与所有利害关系方有建设性的对话,为公司债务重组提出可接受的条件。此次大会投票结果为共计持有卢布债券系列BO-02的59%的债券持有人支持放弃3个月的提前赎回债券权的提议。2016年6月16日,FESCO承诺,如果债券持有人接受关于放弃债券的提前赎回权的建议,公司将不晚于2016年7月1日向他们支付债券票面金额的20%。


2016年10月,FESCO推迟原定于2016年10月27日偿还的卢布债券系列BO-01。2016年12月27日,FESCO债券持有人大会上,债券持有人支持卢布债券系列BO-01推迟偿还提议,将原定于2016年10月27日支付第三次票息时间推迟到2017年4月27日,并签署了更新协议。FESCO对债券持有人的这一决定表示感激,因为这将有助于减轻FESCO的债务负担。


自去年4月末提出将进行集中于公司资产负债表的资产结构战略审查后,FESCO始终尝试与债券持有人谈判,虽与债券持有人签署了延期还款协议,但到目前为止,仍未能与债权人达成融资共识。双方曾在债券持有人会议上讨论将这两个债券系列合并为一个,并延长赎回时间到2021年。FESCO希望获得1亿美元的投资,用于欧元债券赎回之前偿还公司债务。债券持有人提议FESCO出售其价值1.90亿美元的跨国集装箱联运公司Transcontainer的24.1%的股份,但考虑到俄罗斯铁路联运货量正在复苏,FESCO的大股东Summa Group拒绝了这一做法。相反,Summa Group希望通过从Transcontainer公司现在的所有者俄罗斯铁路公司(RZD)手中购买超过50%的股份,获得该公司的控制权。


债权人、货主的权


近日,FESCO债券持有人之一的Kapital在莫斯科仲裁法院对FESCO提起破产申请,使FESCO与债权人的矛盾再次激烈化。其实,这不是FESCO第一次因债务问题被告公堂,也不是Kapital第一次试图通过法律途经获得赔偿。


2016年6月, Kapital在莫斯科仲裁法院提起诉讼,向FESCO索赔近6300万卢布。2016年11月,莫斯科仲裁法院同意了Kapital的索赔申请,但随后FESCO提出上诉。此外,去年11月份,Interprombank公司也向FESCO提起债务索赔。当时FESCO提议股东一次性偿还50%欧元债券和卢布债券,但债权人希望能赎回85%。


2017年2月27日,FESCO债券偿还违约后,持有FESCO价值3.066亿卢布债券的Kapital在莫斯科仲裁法院对FESCO提起破产申请,但索赔的详细情况并没有披露。Kapital在2013年购买FESCO的债券,原本今年到期赎回。一位知情人士表示,Kapital并不希望FESCO破产,而是想收回资金,这一主张也是Kapital的谈判立场。


当被问及该诉讼时,FESCO表示:“我们正在与债权人进行对话,希望能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满意的解决方案。我们在之前就针对该谈判的主要细节制定了愿景,并宣布我们目前正与投资者进行讨论,考虑包括替代方案在内的内容。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要保护所有FESCO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而不是个别公司。”


FESCO表示在此事件之后公司状态良好,可以履行债权人义务。“FESCO预计,(被提出破产申请)不会对公司运营、供应商和客户等合伙人合作产生不良影响。公司打算继续照常经营,履行其所有合同义务。”


对于FESCO当前的情况,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企业协会法律顾问王沐昕解释道:“有权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的有两个,一个是企业自己,经过股东大会决定,另一个是企业的债权人。FESCO的情况就是被债权人提出了破产申请。但被提出破产申请后,并不意味着一定会破产,按照破产法有两种可能,即重整或者清算。重整是指船公司向债权人会议提出重整计划或者与其达成和解协议,最后撤销破产申请;清算就是指最终破产。”


对于FESCO的货主接下来可能出现的风险,王沐昕建议:“货主不必理会船公司是否破产,因为货主左右不了破产问题的结果。但货主可采取一切对自己有利的行动,最好是与法院组建的破产管理人取得联系,以便采取正确的维权行动。一般情况下,破产管理人不会撕毁运输合同,因为这样做会进一步增加船公司的债务。”


目前,FESCO在官方声明中表示,公司仍在努力与债权人沟通,包括一些主要的卢布债券持有人,Kapital就是其中之一。但双方尚未达成协议,FESCO将继续促成与债券持有人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重组条件。FESCO相信,Kapital启动的法院程序并会不妨碍其与债券持有人达成和解的可能性,包括与Kapital。不过,如果最终经过协商双方不能达成和解协议,FESCO或许会走上破产清算的道路。

来源:中国航务周刊
分享至:
下载搜航网APP 随时查询海运费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