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航网
综合运价指数 1790
船公司 79 家
港口 7746 个
运价 70227 条
首页 > 物流资讯 > 震惊!中国海员陷泰国毒品走私冤狱始末

震惊!中国海员陷泰国毒品走私冤狱始末

2019-08-29 07:04:00 案例分析 毒品

海员索赔申请处理仍在进行中……


三年前,当时25岁的饶小虎是台湾籍货船“来明”轮上的一名水手,2016年3月31日晚,货船停泊曼谷港口时,泰国警察在船舱的两个电脑箱里查获48公斤海洛因,帮助搬箱上船的饶小虎和另一名中国籍海员白明宇,被警方带走扣押。


饶小虎在泰国的监狱被羁押13个月,白明宇被羁押3年,因现有证据无法证明二人运毒,曼谷法院两次驳回检方起诉,他们先后被判无罪释放回国。


如今,饶小虎又回到海上“讨生活”。


他不愿与人多谈监狱的经历,但他们打算向泰国政府和中国台湾船东索赔,希望泰国警方道歉,给他们恢复名誉。

 

“电脑箱”里的“海洛因”
 
2016年3月31日晚,“来明”轮停靠曼谷码头后,工人们卸空船上集装箱,装上新箱。

按照计划,货船将于次日出发,途经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和日本的16个港口,开始新一轮为期28天的航程。不出意外的话,9天后,当货船停靠香港时,他将结束跑船,回到湖北十堰的家中,与相恋五年的女朋友林娟领证结婚,再换一份待在陆地上的新工作。


饶小虎当时在梯口当值,负责舷梯的收放和外来人员登记,大概在晚上9点40分左右,三管轮白明宇喊饶小虎帮忙一起搬“两台电脑”。

与饶小虎一样,白明宇也是被上海远洋对外劳务公司招募的,派往“来明”轮工作。

白明宇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当时刚刚收到休假中的“来明”轮前船长余上方发来的一条QQ消息,让他下船签收“两台曼谷办事处的电脑”。


白明宇称,这是他和余上方半个月前谈好的“小忙”。
 
余上方休假的几个月里,他们时不时会在QQ上聊天,余上方提到公司需要换一部分电脑,“能不能帮他带两台去台湾,没必要过海关。

点击观看新闻视频↓↓↓


根据白明宇回忆,当时一辆码头的货车开过来,车里下来一个人,搬下来两只蓝色纸箱搁在舷梯旁。在白明宇印象里,纸箱上贴着一张A4纸,收件地址是船东台湾阳明海运公司。“一看就是很贵的、配置很高的电脑,外观很精致。

饶小虎说,他当时把纸箱放在梯口的甲板上,然后站在梯口继续值班。


白明宇抱着电脑走上二楼,放到海员休息室的角落里,两侧沙发中间的小方桌上摆着一台电话。他掀开小方桌的盖子,将两个纸箱放进去。
 
但十来分钟后,一群泰国警察突然冲上了舷梯。站在舷梯口的饶小虎,和躺在房间床上玩手机的白明宇,都被控制。
 
通过泰国电视台拍摄的现场视频可以看到,海员休息室里的两个电脑箱被抬出来,放在茶几上。警察问白明宇里面是什么,他回答:“They call me it is computer(他们告诉我里面是电脑)。
 
一个警察划开纸箱,拿出两大块绿色塑料包装好的方状物,里面是一层层垒好的小袋。警察划开一小袋,装着白色粉末,现场检测后说:“这是海洛因。
 

被起诉


案发后,白明宇告知在现场的泰国刑警,他的手机和平板电脑里,有和前船长余上方的QQ聊天记录。“我想着警察看了就知道,我没有参与这件事。


后来,白明宇和饶小虎告诉新京报记者,警察当时也抓捕了另外两人,分别是负责送货的台湾人和司机。

四人被送往曼谷肃毒警察局审讯。在泰国电视台拍摄的现场视频中,当晚警方去那个台湾人家中搜出了大量现金、海洛因毒品和摇头丸。


饶小虎提供的判决书显示,台湾人供述称,他借在泰国经营珠宝生意名义,与前船长余上方勾结,通过远洋货船贩毒,他们已经用这种方式成功贩毒多次。

震惊!中国海员陷泰国毒品走私冤狱始末


泰国警方于2016年4月2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这起贩毒案情。在泰国电视台发布的新闻视频里,白明宇、饶小虎等四人被带到现场。

白明宇回忆说:“很多记者在拍我们,我想直视镜头,证明我是清白的,但是手被铐着直不起腰。


当天下午,四人被告知因持有运输48公斤海洛因毒品,将被起诉。

饶小虎提供的判决书显示,负责送货的台湾人和司机,分别被列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白明宇和饶小虎是该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


泰国检方起诉前,是期限未定的牢狱期。
 
监狱和饶小虎在电视里见到的一样,铁门高墙,绕着一圈一圈的铁丝网。他们借来信纸和邮票,给家人写信,请他们联系上海远洋对外劳务公司,求助中国驻泰国大使馆。

为了宽慰家人,饶小虎在信中写道:“我在监狱里很好,儿子什么都没做,我相信会有公平的处理”。
 
2016年5月,饶小虎的妈妈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国监狱,隔着玻璃见到了饶小虎二人,他们穿着土黄色的囚衣,戴着脚镣。

“整个人黑瘦,受了多少苦,他都不会喊苦。”事隔三年后,饶小虎妈妈提及此景,仍眼睛泛红。


索赔与谋生


2017年4月25日,曼谷刑事法院向饶小虎等人宣读一审判决结果,第一、第二被告违反禁毒法,判处无期徒刑;饶小虎被判无罪释放,白明宇被判无罪等待,他需要再次回到曼谷戒毒中心,等待检方上诉。


坐在曼谷飞往上海的飞机上,饶小虎才敢相信自己真的“重获自由”。


2019年3月5日,曼谷上诉法院开庭审理,白明宇被判无罪释放。直到回到河南老家,白明宇见到家人的那一刻,他想,这件事真正结束了。


饶小虎回国后,上海远洋对外劳务有限公司给了他1000元抚恤金,“当时说是对困难员工的一点帮助。


饶小虎和白明宇认为,泰国政府应该公开道歉,“给我们恢复名誉”,并给予经济赔偿。他们也向台湾船东提出了索赔的问题。


上海远洋对外劳务有限公司负责此事的梁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已经将两人的材料提交给船东台湾阳明海运,目前并未收到正式的书面结果。他认为,白明宇的索赔申请是有争议的,“他属于私自携带东西,公司有相关处理规定。”而饶小虎的索赔申请需要一个过程,“只能说尽快。


2019年8月20日,台湾阳明海运公关部林女士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这两个海员的确在我们的船上工作,我们正与公司的法务单位和海员管理单位做进一步的讨论评估。


饶小虎和白明宇依然在等待索赔结果,而他们也都有了新工作。


白明宇在家乡县城里的一家机械厂做销售,工资只有跑船的三分之一,但能每天见到家人。


另一边,饶小虎在孩子出生第16天,联系上四年前工作的货船船东,当天晚上就出发去盐城上船,妻子林娟大哭了一场:“他在泰国船上出事,如果不是因为家里打官司欠了十几万,孩子出生开销大,我们不可能让他去。


饶小虎陪着家人散步时,有时会有村里人问他,去外面做什么工作,他会岔开话题:“或者说出门打工,不想和人说还在跑船。

来源:中国航务周刊
分享至:
下载搜航网APP 随时查询海运费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