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航网
综合运价指数 1690
船公司 79 家
港口 7747 个
运价 118755 条
首页 > 物流资讯 > 高、低硫油价差超400$/吨

高、低硫油价差超400$/吨

2019-12-26 08:32:00 国际海运 船用燃油
富查伊拉高低硫油价差破400美元/吨

离2020年1月1日已经不足一周,据ship&bunker最新数据显示,世界最大船舶燃油加注中心新加坡超低硫油VLSFO价格达到693美元/吨,而传统的380燃油价格为357美元/吨,高低硫油价差超过了每吨300美元,达到336美元/吨;

富查伊拉高低硫油价差更是超过了400美元/吨,数据显示,这个中东燃油加注中心的VLSFO价格达到每吨738美元,而高硫油价格仅为303美元每吨。此外,包括鹿特丹和休斯顿等船舶燃油加注中心的高低硫油价差也都逼近300美元/吨。

高、低硫油价差超400$/吨
高、低硫油价差超400$/吨

Alphatanker:2020年1月,油价差将普遍扩大到400美元/吨

Alphatanker在近期的一份咨询报告中表示,受脱硫设备安装延迟、部分驳船暂退市场进行清洗等等因素的影响,预计到2020年1月,高低硫油价差将扩大至400美金/吨。

脱硫设备安装延期

Alphatanker在近期的一份周度报告中介绍到,“脱硫设备安装数量低于人们的预期,且这一状况将一直持续到2020年,这表明从明年1月起,高硫油HSFO的需求将大幅下降,降幅将超过最初的预期。”“另一方面,我们认为符合标准的燃油价格将继续上涨,尤其是超低硫燃油(VLSFO)。”

Alphatanker更是预测到2020年1月,鹿特丹HSFO价格将跌落到200美元/吨以下(如上图最新数据为289),而VLSFO将涨至600美元/吨左右(上图最新数据为575)。

该机构表示,近段时间以来由于船厂产能有限,材料以及人力短缺加上其他诸多原因,全球范围内的脱硫设备的改装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延期。该机构在报告中称,“虽然近来脱硫设备的改装速度有所加快,但很明显的是,拖延的的情况并没有得到好转。”

根据航运经纪机构BRS数据显示,截至12月16日预计安装脱硫设备的1140艘油轮中仅有431艘完成了安装工作(包括新造船)。

干散货船舶方面1181个订单也只完成了445个。集装箱方面903个订单只完成了270个。

总的来看,BRS预计,总订单中3794艘中,只有1600艘船舶能够在2020年1月前完成脱硫设备改装、安装,完成率不到一半。

Alphatanker也表示,我们预计将总共有4000艘船舶会安装脱硫设备,但其中一些可能只能在2022年才能完成安装。

高、低硫油价差超400$/吨
加油船暂退市场清洗油舱

如信德海事网在此前在《新加坡低硫油价格猛飙↑,中、韩燃油加注出现延误》一文中所介绍那样,由于多数的加油船、驳船需要在2020年前清洗好油舱以装载0.5%的合规燃油,运力的缺乏使得燃油供给一度紧张。

Alphatanker也表示,“很明显,一些驳船在第四季度早些时候就开始油舱清晰,但到12月,全球有多达50%的驳船停航清舱。”“这导致最近几周船舶在各大加油港口的等待加油时间出现了大幅增加,尽管我们相信,大量驳船将在月底前恢复服务。”

燃油供给市场被打乱

由于上述脱硫设备安装出现大面积延误的,因此那些原本计划在2020年前完成改装脱硫设备的船舶将不得不在2020年后使用MGO 或 VLSFO,这将进一步导致低硫燃油的供给出现紧张。

Alphatanker悲观的表示:“将不会有足够的VLSFO来满足船东的需求,他们可能需要用MGO来代替。”虽然到2020年,VLSFO的平均需求可能达到每日240万桶,但全球产量可能“显著低于”每日200万桶。

该咨询公司表示:“许多炼油商要到2020年第一季度或更晚些时候才能开始供应超低硫燃油。”

高、低硫油价差超400$/吨

海运业面临短期混乱

大型石油公司和船东已经花费了数十亿元为IMO2020做好准备,但是能源分析师对石油和航运业中的许多人似乎仍未做好准备表示担忧。

Xeneta CEO伯格朗德(Patrik Berglund)就指出,「市场在不断变化。似乎没人知道最终结果会是如何。」他之前曾将IMO 2020形容为航运班轮提高价格的「毕生难得机会」,因为整个产业的成本预计都会增加,「我们原本预期这些成本肯定会增加,但是船运货轮公司肯定没有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实在令人吃惊。」

伯格朗德说:「现在市场完全一团乱,客户对所有这些不确定因素深感困扰。」

包括美国在内的170多个国家/地区已签署了燃油更换协议。这意味着违反新法律的船舶有被扣押的危险,参与合作国家的港口将对入港的船舶进行监视。

ClipperData的史密斯表示,在实施IMO 2020之前,很显然对轻质低硫原油的需求「非常大」,并指出,自11月以来,创纪录的美国原油进入欧洲市场。

他说:「与此同时,由于需求减少,您看到俄罗斯乌拉尔出口的重硫原油正在下降。」
全球最大的两条货柜运输公司:A.P. Moller-Maersk和MSC都说,如果符合IMO的规定,至少会对个别公司产生20亿元的额外支出。

在被问及当更严格的运输燃料标准生效时市场参与者期望什么时,PVM Oil Associates资深分析师瓦加(Tamas Varga)认为:「我认为是混乱,以及不确定性。」「很多人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一切都须等到明年才知道。」
来源:信德海事
分享至:
下载搜航网APP 随时查询海运费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