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航网
综合运价指数 1649
船公司 79 家
港口 7817 个
运价 143463 条
首页 > 物流资讯 >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2020-02-19 09:45:00 国际贸易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点击图片看详情



疫情蔓延,越南台商也受到冲击。

2月1日下午3点左右,越南政府无预警宣布拒绝来自台湾的航班入境,数以千计、正要赶回越南主持新春开工的台商,因此卡在桃园、高雄机场。

并做出5月1日前拒绝“所有来自中国大陆的航班”的决定。

经过数小时紧急折冲,当日傍晚7点前,传出越南解禁,不拒绝台湾航班入境。在机场等待回河内、胡志明市主持新春开工的台商,这才舒了口气。

“台越之间,每月往来两地的航班载客高达27万人次,其中包括30至40万的台商,来台就学就业的越南人;假设台越停航3个月,那就有80万人次受影响!”一位越南台资银行主管分析。

“全体台商在越南创造140万个工作机会,约是越南就业人数的三成;刚过完春节,正是发薪水、奖金的时候,台商3个月回不去,谁发薪水?严重一点,说不定引发工人暴动!”一位平阳的台商分析越南政府及时煞车解禁的考量。


人流、物流密切连结 中国断链影响大

台湾与越南之间的飞航问题虽暂告解决,大陆与越南间停航三个月的禁令,仍然让不少台商头疼。以传产为主的胡志明、平阳、同奈等南越地区,不少企业是将原来在中国的产线移到越南,生产管理系统多以大陆干部为主,很多台商生产线的厂长皆系“陆干”。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大批干部无法返回 导致工厂无法顺利开工

一位自中国迁厂越南的台商估计,在胡志明市一带,持中国护照为台商管厂者就有5万之多;若加上近年大陆直接投资越南以及因中美贸易战转往越南设厂的等诸多陆资企业,越南当地的大陆干部总数应不下10万人。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一位自珠三角搬迁来越南的工厂的管理团队,就有1百多位大陆干部。当春节前大陆传出武汉肺炎,这位经历过SARS疫情的台商负责人随即心生警觉,要求重要管理职的大陆同事提前回到越南工作岗位。

当2月1日越南发布禁航令时,第一时间即安排陆干先飞与中国友好、可以办理落地签证的柬埔寨、转陆路回越南,大陆籍干部随后隔离14天,因此得以避开越南次日随即关闭陆路通关。由于这些干部为生产管理重心,为避免影响生产品质,这段期间只好降低产能、改为两班制生产,先度过这次难关再说。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一家股票上市的电子制造厂,去年因中美贸易战、为分散风险,将产能由中国迁往越南平阳省,新近建厂完工,国外订单多已敲定,上百名大陆干部也办好签证,只等新春开工就可启动;现在越南突然宣布停航,大陆干部来不成,使得产线规划大乱。业者无奈道:“这样的临时状况,客户也会体谅!”

一家位于北越海防有万名员工的全球品牌内衣代工厂,雇用超过百名陆干,开工也遇到管理干部能否全部到位的相同情况。

武汉肺炎也带来物流的冲击。一位任职越南多年的台资银行主管评估,越南台商产业链结与大陆互动十分紧密,彼此间相互支援甚多,尽管部分产业在越南已有较完整的供应链,但是论价格与产量,越南一时间很难完全取代中国。

大部分的厂商多维持一个月的库存,其影响性还得看疫情得以控制的时间决定。

柬埔寨部分制衣和制鞋厂将要暂时停产,原因是缺乏原料

柬埔寨制衣厂商会(GMAC)于2月11日公布了一份通告说明了柬埔寨制衣和制鞋工厂缺乏原料生产的情况。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通告说,柬埔寨制衣和制鞋行业的原料,约60%都是从中国进口的。柬埔寨部分制衣和制鞋工厂将从本月底开始停产1个月,或者2个月,因为从中国进口到柬埔寨的原料不足,原因是中国正在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部分工厂还未复工。

GMAC还说:“部分工厂的原料库存估计将于下周,或下下周用完,然后宣布暂时停产。由于在中国的部分工厂停产,可能造成柬埔寨的工厂于下个月缺乏原料供应生产线。此问题,工厂无别选择,只好会暂时停产1或2个月。”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柬埔寨制衣厂商会在通告上也说明了部分工厂暂时停产与欧盟或撤销给予柬埔寨“除武器外一切都行”(EBA)无关。

通告最后还说,对于部分工厂即将暂时停产的问题,所有工厂将在劳动监察员的监督和批准下,按照现行的法律程序,经工人与工厂管理层之间的谈判来解决。

柬埔寨劳动部周一表示,柬埔寨至少有四家服装加工厂可能暂停生产,原因是新型冠病毒爆发导致从中国进口的原材料供应出现延误。劳动部发言人 Heng Sour表示,服装、纱线、纽扣和鞋底的原材料供应目前都出现延误。

Heng Sour 对路透社表示:已经有四家工厂向政府表达了担忧。这四家工厂总共雇佣了大约3000名工人。Heng Sour 没有透露这些工厂的名称或它们加工的品牌。

服装生产业是柬埔寨最大的产业,每年为柬埔寨经济创造70亿美元的收入。

柬埔寨卫生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国唯一确诊的新型冠病毒病例是一名中国公民,居住在沿海城市 Sihanoukville,已于周一康复出院。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于此同时,柬埔寨服装行业还面临着欧盟撤销贸易优惠的威胁。

柬埔寨受益于欧盟的“武器之外全部商品免税”贸易计划,该计划旨为促进全球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允许柬埔寨向欧盟出口大部分商品,而无需缴纳关税。2017年,柬埔寨对欧盟的出口总值为50亿欧元。2016年,欧盟国家占柬埔寨外销市场约四成左右。柬埔寨的主要出口产品以服装为主,该国约70万人口受雇于服装企业。

2018年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调查团发布报告,指控缅军对少数民族罗兴亚人展开种族灭绝行动。因此,欧盟以严重违反人权为由,考虑撤销给予柬埔寨的贸易优惠待遇。欧盟将于周三做出最终决定。

Adidas(阿迪达斯)、PUMA(彪马) 和 Levi Strauss (李维斯)等国际服装和鞋类品牌已致信柬埔寨领导人洪森(Hun Sen),称该国在劳工和人权方面的问题可能会导致欧盟撤销对服装行业的贸易优惠。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知情人士表示,欧盟可能不会全面取消所有贸易优惠,并预计将维持对服装业的部分支持,以帮助保护工厂工人的生计。

中国鞋厂没开工  印度鞋厂叫苦

据台媒昨日(2月6日)报道:

由于中国鞋厂都还没开工,印度制鞋业也受到冲击。

在印度的鞋业制造商伍德兰(Woodland)总经理辛赫(Harkirat Singh)说,伍德兰有10%的鞋子和特殊制鞋原料来自中国,现在也受到疫情冲击中断,如果中国的原料出口继续中断,对伍德兰可能造成业务损失5%到10%。

辛赫指出,伍德兰正努力把中国生产的订单转移到其他地方,但这需要时间。

印度汽车业也受到冲击,零组件供应中断,印度MG汽车(MG Motor India)总裁恰巴(Rajeev Chaba)说,中国正在放长假,目前尚不知供货中断对业务的影响程度,但如果供货持续中断,对印度汽车业将造成影响。

所有受影响的产业都在期盼,中国能全面复工,就可缓解供货中断的问题。

最终受益:20亿美元的成衣订单或将从中国流向土耳其,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两位土耳其的官员表示,由于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多家时尚零售商将会把其生产订单转交给土耳其的生产商。其中一位官员预测,由此产生的新订单总金额最高可达20亿美元。

Turkish Clothing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土耳其服装制造商协会)的负责人Hadi Karasu 表示。“因为对疫情的担忧和交通的限制,采购经理和设计师无法前往中国。因此已经有多个著名品牌已经开始讨论将他们的新一季商品的生产转到土耳其。”

他表示,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制造业在全球的统治力不断增长,因此土耳其的生产商正在不断将其生产线转向高端服装的生产制造。但是此次的疫情让很多欧美品牌开始考虑将生产业务转回土耳其。

由于2018年的货币危机,土耳其里拉在过去两年里贬值了36%,这让土耳其的生产成本大幅降低。同时中国的生产成本正在不断增加,二者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加上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让土耳其制造的吸引力进一步增长。Hadi Karasu 说道:“随着中国和土耳其之间之间制造成本差距的缩小,一些欧洲公司(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在考虑将生产线迁到土耳其。”

由于疫情,越南、柬埔寨工厂缺少中国的支持,不能开工,得便宜的却是土耳其?

波兰的时尚零售商 LPP 此前曾表示,正在与土耳其、孟加拉国和越南的工厂进行商谈,作为备用计划,应对中国的生产可能出现进一步延迟的情况。

“2019年,中国的成衣出口额约为1700亿美元。” Hadi Karasu 补充表示:“根据我们的计算,其中约有1%的订单将被转移到土耳其,预计总价值将在20亿美元左右。”

2019年,土耳其的成衣出口总额为177亿美元。作为一个出口经济导向型国家,任何推动其出口增长的情况都将会对改善其目前的财政赤字,极大推动土耳其政府实现预设的 5%经济增长目标。

Istanbul Apparel Exporters’ Association (伊斯坦布尔服装出口商协会) 的负责人 Mustafa Gultepe 表示,越来越多现有的以及新的客户正在与土耳其的工厂展开沟通,而土耳其的制造业有能力承接这些额外的订单。Gultepe 说道:“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一直都有服装零售商来询问土耳其工厂的价格和产量。我认为如果此次疫情的影响持续五到六个月,从5月起将出现大规模的订单(从中国)迁出的情况。”


来源:今日海运
分享至:
下载搜航网APP 随时查询海运费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