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航网
综合运价指数 8062
船公司 86 家
港口 7849 个
运价 85122 条
首页 > 物流资讯 > 海运资讯 > 货代租船运营应对运力危机

货代租船运营应对运力危机

2021-03-15 15:00:00 海运资讯 租船 货代

由于当前亚欧市场的运价水平已达到空前高度,一些非常规的运输手段都能有利可图。


丹麦运输和物流集团DSV Panalpina避开了航运公司,租用船只和租赁箱以保障其客户的货物从中国到丹麦的货运,此后,DHL Global Forwarding也宣布,正在评估自行租船运营的可行性。


这种行为在一些业界人士看来“是一项疯狂的举动”,用SeaIntelligence Consulting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的话来说“再次凸显了目前亚欧集装箱贸易极端强势需求的一个迹象,表明运费已经达到了现在可以使用非常规替代品的水平。”


在当前全球航运市场运力紧缺、运费高企、货柜分布失衡的状态下,反其道而行之的货代租船经营,是否算得上是一股“清流”?它究竟是一次临时性的举措,还是就此开创出一种货代业内可行的特别服务,未来将成为一种长期可行的产品?且听行业人士怎么分析。


辟蹊径 货代运营船舶


“必须强调的是,这不是一项服务,而是租赁船舶从中国到丹麦的三次单独航行,每艘船航行一次。”针对本次租船运营,DSV Panalpina公关主管Maiken Riise Andersen表示。


货代租船运营应对运力危机


根据DSV Panalpina披露的信息,本次其租赁了三艘多用途船,每艘运力为650TEU,同时,还租赁了一批集装箱。上述船舶将投入亚欧航线,由上海前往丹麦,均为单次航行。Andsen还表示,租赁船舶自行运营的主要原因在于应对市场运力不足。


“这是一项非同寻常的举措,因为市场运力极度不足,因此,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作为为客户解决问题的方式之一。”Andersen称。


分析公司Sea-Intelligence Consulting的首席执行官Lars Jensen也表示,DSV Panalpina的举动证明了,目前在亚欧贸易航线上正出现一个极端强劲的情况。


“DSV此举,使其避开了困扰市场的舱位和集装箱设备的短缺问题。”Jensen称。同时,他指出,亚欧贸易航线上的大多数船舶都是18000TEU及以上的超大型集装箱船,这为航运公司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舱位成本,规模效应明显。而DSV Panalpina部署的650TEU型船表明,目前的运费已经足以支撑这类小型船舶运营并能取得收益。


实际上,就在DSV Panalpina宣布自己租船租箱,开通中国-丹麦的航线后,另一货代物流巨头DHL Global Forwarding,也表示正在考虑通过这一方式,应对当前市场变化。该公司执行副总裁Dominique von Orelli表示,正在评估租船方案。


不禁止 但运营难度高


对于整个业界来说,更为感兴趣的是,货代租船运营是否存在无法逾越的操作障碍。


货代租船运营应对运力危机


上海撬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丁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因为我国对外贸海运的开放程度很高,所以在资质等问题上,并不存在太多障碍,更多的问题来自于运营层面。


他介绍,目前货代租船以多用途船或者散改集为主,都是航次租船,在找到合适的船舶谈妥租金后,船东会协助安排好船舶代理,落实装卸码头等事务。此外,还会对船舶进行相应改装,以便装卸集装箱。


如果是租赁集装箱船,相应的会更为简单,可以直接进行装卸。


“不过码头会是个问题,因为目前全球主要的集装箱码头都已满负荷运转,临时加塞的小型船舶可能需要靠泊其他码头,或者等待更长的时间靠泊。”丁奕指出。


而在运营层面,货代租船运营面临的问题可能会更多。


首先,不考虑船舶问题,集装箱本身的运营会是一个大问题。


丁奕表示,目前所知道的货代租船运输,承运的都是租赁箱或者货主自有箱,在起运港发放空箱较为简单,而且由于空箱的短缺,货主开始对提箱点的便利性不作要求。但是到了目的港之后的提还箱操作会比较繁琐:一是因为卸货码头未必是货主熟悉的原班轮运行码头,需要另行安排和规划路线;二是提货后的返还空箱堆场,也不一定是大众熟知的集装箱堆场,如果还回码头的话,散杂货码头未必愿意接受,所以说集装箱的管理,对于货代来说是一个挑战。


提单也会成为货代租船运营过程中的挑战。据悉,货代租船签发的提单并非海运提单,会有一定风险。在原有的操作中,如果是货代自行发货给代理网络,那么采用Waybill(运送单或者货运单)等问题不大,甚至针对长期合作货主,只需要出具一份货运代理人收讫货物证明(FCR)即可。


但是这样的行为是存在风险的,尤其对于全球网络配置较弱的货代来说,租船对外揽货就会存在提单风险,其签发的货代提单可靠性极低,船东也不会出具海运提单给每一个集装箱所属货主,因此,极易造成相关的货权纠纷。


此外,船舶租金也是货代租船运营过程中比较重要的影响因素。Alphaliner报告显示,集装箱的运价和租船价格在2020年第4季度同步上涨,这是15年来第1次出现这种情况。在过去的6个月中,即期运价和租船费率几乎翻了一番,目前已经接近10年来的最高水平。


Alphaliner还预计,这一情况将持续到2021年第2季度。一般而言,班轮公司租船倾向于大船和长期租约,以便获取较有竞争力的租船价格。但是对于货代来说,只会需要更小的船型和更短的合约,因此,租船价格会较长约更高。


非常态 更非必要措施


在上述因素的影响下,货代租船运营显然是部分公司的权宜之计,而不能常态化进行,同时,也不会大规模进行。


货代租船运营应对运力危机


就在DSV Panalpina和DHL Global Forwarding宣布租船运营的同时,德迅和DB Schenker则表示没有必要采取这样的措施。


德迅称,对以数字解决方案和与班轮公司建立的合作关系充满信心,能够为客户提供服务。DB Schenker则表示目前租船费用有所提高。


Lars Jensen认为货代广泛租船的一大障碍在于是否有合适的船只供租赁,而且现在市面上已经很难找到空的集装箱了。


尤为关键的是来自班轮公司的态度,班轮公司是否会乐于看见这样的局面出现?


众盟航运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董事刘巽良认为:“货代自己租船、租箱,难成趋势,因为独立船东造船靠货代运营是靠不住的,毕竟没人敢和班轮寡头对抗。”


在丁奕看来,货代租船行为纯属无奈之举。“只能说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案,不可能形成常态。我不建议大部分的货代效仿,管理船舶和集装箱并非货代所长,成本也远非正常状态下的运费水平可比拟,这只是在极端状况下才会出现的极端举措,当集装箱航运市场恢复正常的苗头时,这种租船行为便会销声匿迹。”他说。


而且,对于一些国际货代巨头来说,本身就已经与班轮公司签订了包舱的协议,承诺赔偿亏舱费,从而锁定一定数量的舱位安排,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能够保证自身客户能够稳定出货,显然比自行运营一条船舶更为靠谱,性价比更高。


在大部分业内人士看来,集装箱海运网络稳定性极强,只是因为疫情之下才有当前的状况,因此,当务之急应该是班轮公司加紧恢复稳定服务。

来源:中国水运报
分享至:
下载搜航网APP 随时查询海运费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