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航网
综合运价指数 12215
船公司 88 家
港口 7854 个
运价 92929 条
首页 > 物流资讯 > 海运资讯 > “长赐号”重新起航!解“堵”苏伊士运河,“卡喉”之痛如何避免?

“长赐号”重新起航!解“堵”苏伊士运河,“卡喉”之痛如何避免?

2021-06-28 11:15:00 海运资讯 苏伊士运河 长赐号

6月23日,随着原则性协议达成,造成苏伊士运河“世纪大堵船”的肇因——“长赐号”货轮,终于有望在被扣三个月后启航,继续汪洋大海的旅程。


世界上最繁忙水道之一的意外堵塞,在人类面前上演了一堂活生生的教学课,意想不到的天价“课时费”,令身处风暴之中的各方十分“堵心”。而其中最难做的功课,是如何给全球供应链“堵缺”, 避免“卡喉”之痛再次发生……


堵心!

搁浅的“鲸鱼”,带来始料未及的后果


作为重要的水路“大动脉”,苏伊士运河是目前连接欧亚的最短线路,全球贸易12%的物流通过这条水道。然而,运河上有条不紊的通航,在3月23日,因为“长赐号”的意外触底搁浅,戛然而止。


“长赐号”重新起航!解“堵”苏伊士运河,“卡喉”之痛如何避免?
动图演示“长赐号”如何堵塞苏伊士运河。图片来源:英国《独立报》视频截图


“一条在滩涂搁浅的沉重鲸鱼。”帮助移动“长赐号”的荷兰皇家博斯卡里斯威斯敏斯特公司首席执行官贝尔多夫斯基,如此形容这艘竖起来几乎和帝国大厦一样高,载满近2万个集装箱的巨型货轮。


横亘在水道两端的“长赐号”,挡住了数百艘船只的去路。为让货轮脱浅,拖船、挖掘机齐上阵,疏浚、卸载减重多管齐下。终于,在堵塞了近一周后,苏伊士运河重新焕发生机。然而,这并不是危机的结束。“大堵船”所产生的蝴蝶效应,逐一显现。


“长赐号”重新起航!解“堵”苏伊士运河,“卡喉”之痛如何避免?


对于航运公司来说,为减少损失,他们不得不让货轮改变航线,绕道非洲好望角。但与此同时,需要付出的代价是,航程至少增加3500英里,航行时间增多8-12天。


巴西一家厕纸纸浆生产公司负责人表示,由于运河堵塞,可能会延迟纸浆运输,继而影响卫生纸供应。此外,罗马尼亚的13万头牲畜,瑞典110个集装箱的家具,大量家用电器和电子产品……滞留在苏伊士运河上的,绝非只是船只。


“长赐号”重新起航!解“堵”苏伊士运河,“卡喉”之痛如何避免?
当地时间3月29日,搁浅在苏伊士运河中的重型货船成功起浮


刚刚创立两年的英国企业Snuggy价值55万美元的货物,就被困在“长赐号”上,这是他们一年中仅有的两笔大订单之一。联合创始人格里菲斯无奈地表示,“我们完全无能为力。”另一家企业Easy Equipment价值10万美元的商用冰箱本该装满食物,见证疫情下英国餐饮业的复苏,但它们至今仍滞留在苏伊士运河“大苦湖”上。


世界保险业巨头德国安联保险集团(Allianz)曾估计,这次运河堵塞,可能对全球贸易造成每周约60亿至100亿美元的损失。对于每一家受影响的企业,遭受的损失不仅在短时间内无法弥补,还有可能影响今后数年的发展。


不仅如此,更为“堵心”的,还有在未知的焦虑中等待的“长赐号”船员们。他们不知道当局和其他各方之间的争论会发生什么;他们渴望启航,想知道船何时能够离开埃及;他们期待着赶快和家人团聚……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ITF)协调员阿拉切迪说,尽管海员在全球贸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他们的地位很少得到优先考虑。


解堵?

“赔偿战”寻和解之道,货轮有望数日内启航


损失远不止于此。“长赐号”货轮所有者、日本正荣汽船公司,面临着更为糟心的事情。


埃及方面率先开始和“长赐号”算账。堵塞事故后,运河管理局要求补偿停运6天造成的损失和相关救援费用,向正荣汽船索赔9.16亿美元,之后降至5.5亿美元。


对此,正荣汽船曾直接要求将赔偿款减额90%。该公司称,当局在苏伊士运河的领航员犯了一些错误,影响了其在航道的航行安全。


然而,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认为,领航员不承担责任,因为其建议“不具有强制性”。在管理局的调查结果中,认定船长的错误指令,是货轮搁浅的主要原因。


“长赐号”重新起航!解“堵”苏伊士运河,“卡喉”之痛如何避免?
当地时间3月29日,搁浅在苏伊士运河中的重型货船脱困,运河交通逐步恢复。


不过,在被困3个月后,“长赐号”近日终于迎来了一个好消息。6月23日,船东和保险公司代表及运河管理局,就赔偿纠纷达成了原则性协议。被扣留数月的货轮,有望在数日内获释启航。


“我们同意以和平方式解决这一问题,而不通过法院,并就最终解决方案达成一致。目前协议正在起草,之后将进行审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奥萨马·拉比耶表示。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初步协议要求赔偿约2亿美元。但该数字尚未获得官方确认,赔偿金额仍处于保密状态。


如果“长赐号”获准放行,可能需要进行一定维修,也可能需要控制航速缓慢航行,之后将驶往荷兰鹿特丹港。


堵缺:

另寻出路,贸易航道“动脉硬化”如何治?


“在新冠疫情背景下,苏伊士运河的堵塞成了压垮全球贸易的那根‘稻草’。”彭博社指出。2021年的这场运河危机,不仅凸显了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也令巴拿马运河、马六甲海峡等海上交通要道的抗风险能力,跃升为决策者的优先解决事项。


埃及方面日前决定,将对运河进行综合整治,包括拓宽与挖深苏伊士运河南段,预计两年内完成。“运河拓宽是明智之举,”美国坎贝尔大学海事历史学家萨尔·梅尔科利亚诺评论称,“但船舶经营者会不会把他们的船只做得更大?”


历史的确如此。1859年,苏伊士运河由法国人投资开凿,1869年底正式开通,成为了亚欧之间最繁忙的石油、精炼燃料、谷物等货物贸易通道之一。数十年来,埃及政府多次拓宽、挖深、改造运河,以提高通航能力、推动国家经济增长。但与此同时,船东、承运商的船只却越造越大,给贸易航道留下“动脉硬化”的隐患。


“长赐号”重新起航!解“堵”苏伊士运河,“卡喉”之痛如何避免?
当地时间3月27日,埃及苏伊士运河,搁浅的集装箱船“长赐号”在深夜灯火通明。


近年来,苏伊士运河多次发生船只堵塞航道的情况。2004年,运河曾因一艘排水量15万吨的油轮搁浅而“瘫痪”三天,造成100多艘船受阻。


2021年这次“大堵船”的规模,更是前所未有。许多船业专家认为,当地政府亟需加强应急机制,包括升级设施、拖船设备等。


除此之外,各界也开始反思:是否应为亚欧贸易运输“另寻出路”,使其不受制于一条运河?


目前提到的方案主要有三种。其一,货船绕道非洲南端好望角,但航线路程比苏伊士运河增加70%,所需时间更是多出10日不止。


其二,将北极航道打造为替代方案。北极航道比苏伊士运河航道短,运货可节省10%到30%的时间,尽管天气因素可能影响通行,但该航道已受到越来越多物流企业的重视。


其三,改换陆运。近些年,亚欧大陆间的铁路运输服务,发展迅速。运费成本相对空运较低,运输时间又比海运短,使其在特定物流需求下,具有很大优势。


“长赐号”重新起航!解“堵”苏伊士运河,“卡喉”之痛如何避免?
卫星拍摄的巨轮救援场景


事实上,此次“卡喉”事件及时给全球贸易物流业敲响警钟:全球供应链在面对突发、不可控因素时,仍没有很好的对冲方式,风险管理能力需继续加强。


在这种局面下,减少对海上“咽喉要道”的过度依赖,通过更多元化、现代化的方式,开辟其他更多海上、陆上通道,或许是更明智的选择。

来源:海运网
分享至:
下载搜航网APP 随时查询海运费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