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航网
综合运价指数 2810
船公司 100 家
港口 7880 个
运价 142238 条
首页 > 物流资讯 > 海运资讯 > 预测:“俄乌冲突”加剧运价波动

预测:“俄乌冲突”加剧运价波动

作者:张学刚 来源:中国航务周刊 2022-03-01 09:30:00 海运资讯 油价 俄罗斯

对于航运业来说,“俄乌冲突”带来的最直接影响就是油价的变化,或许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引发运价波动。


当地时间2月24日,持续多日的俄罗斯与乌克兰危机最终遗憾的走向战争,俄罗斯总统普京决定在顿巴斯地区开展特别军事行动。此前,普京已签署总统令,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并签署俄罗斯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友好合作互助条约。


俄罗斯是全球最主要的能源生产和出口国家之一。其石油资源非常丰富。截至2020年年底,俄罗斯石油探明储量约为1070.8亿桶,约占全球储量的6.22%。


出口方面,2020年俄罗斯全年石油出口9.1亿桶,同期全球石油出口量为101.6亿桶,出口总额约为726亿美元,在全球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同时,俄罗斯在天然气出口方面也占较大比重。


因此,“俄乌冲突”使得油价短期暴涨。


兴业投资2月2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美国收盘,美国原油4月期货收涨1.94美元,报94.72美元/桶,盘中最高触及100.51美元/桶,最低跌至91.44美元/桶;布伦特原油5月期货收涨1.12美元,报95.80美元/桶,盘中最高触及102.19美元/桶,最低跌至94.05美元/桶。


兴业投资认为,“俄乌冲突”加剧,引发市场对原油供应的担忧,国际油价周四早盘大幅飙升,但随后多国最新制裁不包括限制俄罗斯原油供应,加之美国原油库存意外大幅增加和伊朗核协议可能达成的乐观预期,拖累油价自多年高位大幅下挫,回吐大部分涨幅。


油价的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航运业对于成本的关注,因为船用燃料油价格通常是随原油走势发生涨跌的,如果原油价格持续上升,船用燃料油必然上升。因此,业界有观点认为,运价或因油价产生大幅波动。


我们可以通过近年类似的事件来预测此次“俄乌冲突”对于运价市场是否会产生影响?


战后油价走低,是偶然还是必然?


自2008年以来,俄罗斯经历了两次较为严重的冲突和战争,分别是2008年8月与格鲁吉亚的冲突,以及2014年3月的“克里米亚事件”。而这两年,也是国际原油价格大起大落的特殊年份,很难说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其中在2008年,国际油价经历了一轮过山车式的行情。2008年2月底,在经历了小幅波动后,布伦特原油指数冲破100美元/桶大关,此后,在小幅波动中一路看涨,最终于7月3日,指数达到146.08美元/桶的历史新高。与此同时,WTI也在7月11日盘中一度突破至147美元/桶的新高,收盘于145美元。


2008年8月,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的战争正式开打,战争持续时间仅10天。与此同时,国际原油价格一路下探,并在当年12月24日创下自2006年以来的新低,报收于36.61美元/桶。


在这一轮的原油价格暴涨暴跌过程中,地缘政治问题成为主导因素,从而给了投机资金更大的发挥空间。


预测:“俄乌冲突”加剧运价波动


2011年开始,国际原油价格再次攀上100美元/桶的区间,此后,在相对高位和平稳的区间运行,直至2014年。


2014年3月,长期处于局势动荡中的克里米亚正式脱离乌克兰并入俄罗斯,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并引发欧美国家对俄罗斯的进一步制裁。


而国际原油价格也走入了急转直下的局面。年内布伦特原油指数从115.06美元/桶的高位,迅速下探至47.99美元/桶的低位。本轮油价下跌的原因中,其中一个就是俄罗斯因乌克兰带来的经济问题不得不加大石油出口。


东吴证券陶川近日就撰文认为,国际油价确实是在俄罗斯对外战争的前后见顶,这并非偶然。他分析认为,一方面,作为产油大国,油价处于高位时,壮大了俄罗斯的国力,使其有发动战争的资本;另一方面,西方国家作为主要原油消费国,油价高位运行加剧通胀压力,容易引发国内矛盾,因此,也就顺势降低了俄罗斯出兵的外部阻力。


值得注意的是,他还指出,这也是引发随后油价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


油价短期走高,长期判断下行


而对于当下的“俄乌冲突”,陶川认为与历史上有相似之处。


2016年年初,国际油价屡创新低,布伦特原油价格指数在1月18日报收于28.55美元/桶。但是此后,伴随着全球贸易的逐步复苏,开始缓慢回升,直至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再次经历了短期下降区间后回归上涨通道,此后整体处于上升区间。


叠加疫情影响,欧美国家的通胀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现任政府的支持率也在走低,一旦受到类似于“俄乌冲突”这样的外部事件刺激,欧美等国现任政府抑制油价上涨的意图会更为明确。


从短期油价走势来看,隆众资讯结合2月22日的油价分析认为,供应端围绕乌克兰的紧张局势加剧了石油市场的紧张局面,目前石油市场的需求正威胁着供应。需求端,随着石油的日消费量到2022年底升至远远高于疫情前的水平,市场将变得更加吃紧。


此外,隆众资讯也认为,当前国际原油市场的主要驱动因素是俄乌紧张局势继续升级。俄罗斯宣布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共和国独立,乌克兰总统表示不会做任何领土让步,美英等国酝酿对俄实施新制裁,对原油市场带来支撑。


预测:“俄乌冲突”加剧运价波动


对于3月份的油价市场,隆众资讯判断供弱需强的局面依然不会有很大的改善。


首要影响因素还是乌克兰及中东局势导致地缘紧张气氛延续,地缘的不安定因素仍有可能持续至3月上旬。


其次,需求仍在持续复苏。虽然奥密克戎变异株依然在迅速蔓延,但全球经济仍然处于持续复苏之中,需求在疫情之下仍然坚挺。


最后,供弱需强格局依然延续。从美国EIA库存指标来看,美国原油库存降至2018年10月份以来最低,对油价形成支撑。据EIA月报:截至1月,OECD商业原油库存为26.8亿桶,为2014年年中以来的最低水平。


此外,美国目前对伊朗关系的进展可能在3月出现。一旦美国确认将重返伊核协议,或者对伊关系表态出现缓和,市场关注点将转移到伊朗即将增加供应上来,利空压力将随之显现。因此就即将到来的3月来看,供弱需强的格局依然提供底部支撑,但美伊关系的变数可能更值得关注,需要提防下行风险的增强。


但从长期来看,油价或许并不会始终在高位运行,陶川判断尤其不会在100美元/桶以上的价格区间持续太久。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长远看,国际油价还会步入2008年或2014年的状况之中,行至高点,然后一路下探。


成本支出降低,运价随后下探?


对于集运业来说,当前“俄乌冲突”带来的油价走势或许会影响下一步的运价走势。一方面,船用燃料油价格与国际原油价格直接挂钩;另一方面,在班轮公司的运营成本中,燃油成本是随着市场油价的变化而波动的,但一般而言,不会低于20%。


2021年,整个集运业获得了超乎预期的盈利水平,全行业盈利或将超1900亿美元。但与此同时,2021年,班轮公司也面临着更高的运营成本,包括船舶租金的上涨、船员工资的上涨、防疫成本等,而油价也是其中之一。


德路里发布的报告表示,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减少了原油需求,超低硫燃料油的价格在2020年4月一度跌至每吨200美元以下,但此后回升至每吨516美元,与重油的价差升至每吨112美元。随着全球经济复苏,油价再次上涨,2021年平均燃油成本上涨幅度或将超过50%。


咨询机构Alphatanker也在2021年10月份表示,船用燃料价格正在飙升,并抑制油轮收益的增长。而且当时的燃油价格是自2014年10月份以来的最高点。


因此,在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年底期间,大部分班轮公司也进行了燃油附加费的调整,或者将运价根据不同航区燃油消耗量的不同进行调涨。


如果本轮“俄乌冲突”之后,国际原油价格走势如2008年和2014年,那么对于集运业来说,或许是个利好。


此前,针对高运价的质疑,就有班轮公司人士表示:“在过去几年间,尤其是运价低迷的时候,油价也相对较低,这使得班轮公司在成本支出方面不用显得那么捉襟见肘。而当下,整个行业只看到了高运价,而没有看到以高油价为代表的高成本支出。”


对于托运人来说,如果油价进入下行区间,也不失为利好。尽管运价波动主要取决于供需基本面,燃油附加费在整个运费占比较低,但在当下,这也是努力的方向。 

分享至:
下载搜航网APP 随时查询海运费
热门资讯